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品味生活网 资讯 正文

珞珈诗派同题诗会·处暑

发布日期:2019-08-23 作者:责任编辑NO。卢泓钢0469

珞珈诗派同题诗会·处暑

作者:

阿杰·陈卫·陈勇·方雪梅·华姿·火棠·康承佳·李建春·李立屏·李强·李桑梓·刘晖·牧南·水浅·汪晓清·王新才·张彩雯

处暑,是二十四节气之第十四个节气。斗指戊;太阳黄经为150°;公历8月22-24日交节。处是停止、躲藏的意思,处暑是表明酷热的暑天完毕。这时三伏已过或近结尾,白日热,迟早凉,昼夜温差较大,不时有秋雨降临。处暑这一节气意味着进入气候含义的秋天。

处暑

阿杰

我见过匠人把烧得炽红的剑

举起来 瞇眼看看煅烧的成色

之后就把它插进清洌的泉流里

那一瞬间 灰白的水汽和嘶嘶的爆裂声骤起

然后全部归于幽静

剑从炽红变成乌黑

并在之后的打磨和刺割中

变得如泉流般澄明

如果有什么东西名为处暑

大约便是这样一个场景

处暑

陈卫

北纬25度的夏

不认处暑 只认温度表

35度

自个规划一个降温的:

秋凉快 贴脸 贴发梢

海水亮 下去 不能光脚

秋虫响 蝉声寒

你的真容 这时 肯露一露吗

在春天 你提早了你的夏

当我经三伏 你却蛰伏不醒

处暑

陈勇

暑气仍在舞蹈,沉湎于某种梦想

好像从来没想过火其他爱情

从烈日下走过的那些烤验

在变色的皮肤上,用水也无法冲刷

我依照惯常的行程,等待着什么撤离

比方,遮阳帽能够从此收敛

再比方,有些不想看到的细节

以快进的方法被有意忽视

直到你换一种发型,或许唇彩

用最舒爽的气质,从头将我虏获

让秋光在你眼睑上深吸一口气

让夏蝉在我耳边上停止一秒钟

处暑

方雪梅

不声不响 酷热将渐渐褪却

像极了人到中年的爱情

有满足深的防地

可供心思 徜徉

冷热相恃的进程

一杯红酒 一盅春茶

互相就沦为一袭旧时风霜

果实黄了 落叶辞树

魂灵不再相撞

像 午夜缄默沉静的昙花

在枝头 单独悲怆

处暑 熟透了的节气

六合清旷

才是最好的容貌

夏天行将离去

华姿

夏天行将离去

我将失掉这些青枝和绿草

失掉疏影和影子

青苔已爬满老屋、老树

和遗落于树上的一堆骸骨

人世何其有限

死,不过是与时刻阻隔

那么,我能够先“死”一瞬间吗?

这个苦夏的呼叫

有如刃上的寒光

在海滨某城,今夜闪烁

而我,似乎只需要一些方块字

就足以度过这一季,这一生

纤细的一日

火棠

像一件旧而一般的产品,摆在滞销的货架上

随意走进一家超市都能看到,上面落的灰需要用毛巾去擦掉。

纤细的一日,醒来时并不簇新,昏暗的外衣发不出光

没有预备其他,云,和树,和乱七八糟的草丛

颜料般堆积在眼前。想着露珠和风

去画里找,只能找到一朵朵晒蔫儿的花。

路过,又回到原地,朝霞和晚霞都布满锈迹和斑驳

蝉在诉苦,鸟在逃离,幽静的树叶在阳光中什么都不想说

和一把椅子一起坐到天亮,星斗被淹没在单调里。

想你时,灯光下,我释放出自己的影子,赶着它去往炊烟的远方

那里有人在另一个闪闪发亮的夜晚祈求,哆嗦,感恩,怀念

纤细的一日,我借由你瞥到隆重碧绿摇摆如森林的帽檐。

你说过,收音机,澡盆,掉页的书。纤细的一日,它们呈现,证明

未来,是一粒尘土,金色的尘土,飘动的尘土

由于火热,而不断胀大

处暑时节

康承佳

我身体里继续的旱季早已抛弃明澈

咽下咯血的愤恨带着方言

奔波异乡,明月遥指少年时

那棵松树枝头绿意

南风过境带着熟透的高粱

夜色现已堕入山头太久了,水气

渐渐地凝集成皮肤,粘满了星光

赶路人妄图穿过比他更孤寂的郊野

在天亮之前抵达北方

土地在玉米丰盈往后

便遽然老去,一起老去的

还有多年前出嫁的母亲

我总是在这样的时刻

想起曩昔,梦见

那并不悠远的村庄

请把祖国的南海浇入

李建春

南边的高热,快些退吧,处暑近

蒙古冷高压摩拳擦掌,出拳出脚

小露矛头。这个夏日炙热难当

都是由于南华的原因。简直所有人

都失掉了冠冕,一丝不挂

流出污渍,人群已为一角而割裂

这高热已不能再热,由于时刻近了

咱们为你争议,气愤,文雅不再

海洋冲击大陆,最早敞开的门户

蓝色的心,漫过黄色的皮肤

你从不是独立的一隅,是这块土地的

黄金的一角,在同一个季风区

内热和外热,你的权力遭到要挟

顶着惊骇,有些过火,你的脚

系在逃城,逃无所逃。这一刻

毕竟要降临,你还得再次北上

与北方面临,带着七十年代的

收音机的频道和换旗的那一刻

南华的青年,请把祖国的南海浇入

你们的内心,训练一个秋天的身体

果实的身体,泅渡秋风的浩荡

而你本是泅渡的结尾,最早的人

最终的挑选,我记住那些年的恩惠

住在大江下流的,不能胸襟大海

就注定要溯源;住在走运之地的

不能以不幸为食,就注定要开垦

咱们都听见你沙哑的声响

早产儿的声响,从北方,转向

南边之南的大海,又怕又依靠

我为我的南边割裂,徒跣于地

汗流浃背;我也要用太平洋的水

灌入庞大的嗓门,却只能宣布低嚷

走在落日前面

李立屏

处暑之后

要走在落日前面

把风摇落的爱

逐个捡起

不让它们一个人在外过夜

秋风起,巧云生

美景当时,我不会和你说真话

我平常说的你,纷歧定是你

我说的她,纷歧定是她

连我说的我

也纷歧定是我

处暑之吻

李强

阿波罗神要出远门了

一步三回头

意犹未尽

不放心

又一遍遍亲吻

他的女人们

她们穿红戴绿

委曲求全

挺着大大的肚子

鹰隼亲吻飞禽

他们厌烦孕妈妈

偏心独身

口味比较挑剔

锄头漱口

镰刀涮牙

为狂欢节作预备

他们孤寂已久了

按捺不住了

他们将大发兽性

吻、强吻、拼命吻

胖的瘦的

都不放过

天空、大地、海洋

海洋更大更平更软

吻起来更便利

渔钩一吻一口血

渔网一吻一大群

他们那个乐呀

他们那个满意呀

他们想都没想

寻求对方定见

处暑

李桑梓

烧了

山崖边的舞蹈

玻璃吊桥遽然乍开一道裂口,万丈深渊

三十八度继续不退的高温戴着热心的面具坚强地在天空滑翔

掩盖着七月半的鬼魂倒骑在海的波峰上狂乱任意

当言语的刀片划破新月的清辉

怒喷的流火就包裹了巨大的蔚蓝色的地平线

咱们再也回不去

那些往日的

柔软的。安静的。轻捷欢爱的

都在胀大的水银柱崩裂的瞬间

一泄千里

处暑

刘晖

工作并不是这样

有的人重复着神话,有的人伪装信任神话

只要扯谎的人才知道

自己想要什么

有的人舌头分叉,有的人舌头被统辖

而工作并不是这样

沉迷于巨大的人看不见沙子

冗长的名单带着回声,积雨云停在海面之上

雷霆的呼叫就必定压过青草的歌唱?

有时,我会与夜晚交流言语

有时,我会与夜晚交流幽静

天要凉了,闪电是惊惶的舌头

吐着厄运的预言

前史教师吞吞吐吐地

讲着地理课,河湾与海洋,大陆和岛屿

在时刻的序列中回闪,又快进

阶梯从虚空中落下,往上者与往下者

在同一条路,早晨并非绿地,夜晚也非沙漠

风起之时,全部都会改变

处暑的钢琴

牧南

枯燥得路旁边的花都想咒骂

苦于找不到适宜的词句

愿望的神经松弛下来

这时,收音机播完了抗旱的新闻

肖邦从欧洲的星夜莅临这座城市

在东方,在一个诗人枯燥的车里

听到钢琴声中的康素艾洛

城市瞬间变得如此悠远

故土远在一个音符也听不懂的山村

遽然呈现的教堂尖顶

抬高了钢琴的腔调

夜曲,不是专写给漆黑的情书

再静一点,就听到了你的声响

没有遥不行及的旮旯

肖邦的指尖

轻触着是非交织的时刻

通向你的路途变成了整个国际

担任磨难的

不只是哪一副膀子

相遇,也打不通迈向天堂的捷径

仍是无法顿悟爱着的肖邦

软弱的膀子与细长的手指怎么匹配

乔治·桑的腰

怎么回应魔沼的水声

这时,最终一曲

让我听清了他的主导动机

通向你与通向天堂的路

都是同一个起点

每个夜晚演奏的

都是春天的最终一轮太阳

已过处暑

水浅

本年长江中下流的末夏和盛夏

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

只要诗人才能够感遭到

一种轻轻削弱的律动

每年总有一些青草和爱情忘了时节

直到现在才开端粗野成长

我把手遥指向北部天空的边际

那些翱翔的鸟儿像在汗水中奔波的抱负

本年长江中下流的末夏仍旧热浪滚滚

就像迟到的太阳追逐着北回归线

在固执地完结一种宿命的循环

咱们在写字楼间汗流浃背地奔驰

过于透支的汗水浇灌着愿望之花

已过处暑,仍旧没有凉意

那些还在北飞的鸟,它们不知道秋天的含义

麻雀躲在树冠或明或暗律动的光中

幻想着秋风降临

在时节的边际死去的谎话

像树上落下的叶子

它们在风中奔驰,似乎在追逐一个跌倒的人

处暑

汪晓清

就在此夜

你把冷暖尽收

缄默沉静不语

人间广阔

就像你放过自己

放过情人与仇人

丁酉处暑记事

王新才

昨探病父,今别小女。千古悲伤,同一南浦。

昨伏方尽,今又处暑。天自腾云,心自飞雨。

昨言切切,今言絮絮。都于别后,黯然不语。

昨别日晡,今别日午。谁解浮生,行人逆旅。

处暑

张彩雯

年青的时分

盼望着快点长大

长大了今后

又惧怕时刻过得太快

就象这个夏天

不管它怎样难熬

一旦消逝

仍是觉得韶光过分仓促

处暑的清晨

有一阵冷风轻轻地吹过来

它再一次含蓄地提示我

有些人

终会与夏天一道离去

且无法寻找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